中醫藥資訊

中醫藥快訊與小知識

吳茱萸.jpg

重陽VS茱萸

九九重陽節,除了勾起對親人的思念外,亦會挑起一場“茱萸”之辯。
現今分類學明確,大家對山茱萸、吳茱萸、食茱萸三種常見的植物可算是了解得透透徹徹。但在數百年前的古代,“茱萸”一字實為一類多種植物的共享名字。單憑“遍插茱萸少一人”一句,實在難以證明是何品種。實際上重陽風俗除插茱萸外,還有喝茱萸酒之說。李時珍曰:“...形味似茱萸,惟可食用,故名食茱萸也。”說明吳茱萸只做藥用,因而呼聲最高的吳茱萸亦難洗脫嫌疑。山茱萸(Dogwood)雖古今中外都為釀酒用,但卻無辟邪之功。食茱萸兼具辟穢與浸酒功能,而且在辣椒傳入中國前是提供辣味的主要材料,比前述者人氣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總而言之,三種茱萸各司其職,按需取用。

野生黃芩.jpg

枯芩 VS 條芩

黃芩、黃連、黃柏,這清熱燥濕三兄弟各有分工,黃芩清上焦;黃連清中焦;黃柏清下焦。其中黃芩嚴格來分應該有兩種,市售的多為條芩,是生長時間較短的子根,通常為種植品。條芩質地堅實,善清下焦之火。還有一種價格較高的是[枯芩],是生長時間較長的宿根,切開後能看到中心枯朽。選用時留意,枯芩只是中心枯朽,外部依然鮮黃,和整根萎黃或變綠的次品注意區分。枯芩多為野生品,質地輕盈,與黃芩走上焦的藥性相符。是口乾舌燥都市人的靈丹妙藥。
圖為世濟堂承德野生枯芩

7Q1A9881.jpg

[診所趣聞]野山VS野生

某次有客人拿著大集團的‘野生’滋補品問我,為何大家都是野生,大集團的品相和世濟堂的完全不同?我看看收據笑笑說,他們寫的是‘野山’而不是‘野生’。‘野山’的說法大概是來自人參分級中的’野山參‘,根據《國家標準》指播種後自然生長於深山密林15年以上的人參。可惜其他滋補品並無此定義,因而‘野山’可以任其解讀,甚至可如笑話般解讀為該農戶的名字就叫‘李野山’。魔鬼藏在細節中,野山、野生粵語讀音相近,記得聽清楚、看清楚、想清楚。
圖為世濟堂野山參,橫紋自然明顯,蘆長碗密,歡迎選購。

rare items.jpg

[藥材藥粉沖劑]整體觀念 VS 各自為政

一服中藥材無論如何不可能磨碎成濃縮沖劑的大小,因此打粉的藥量通常較少,並不適合多數治病需要。由於濃縮體積受限於工藝,濃縮中藥會去除大部份「不必要」成分,例如纖維素多糖類,但這些不必要是否真的不必要?還是藥廠方便產品體積更小更統一而作出的取捨?不少論文指出多糖類是重要甚至是主要有效成分。中藥是一個整體,不論方劑或者單味,絕不能單以藥物中某幾種指標性成分取代整體。再者多種藥物一起煎煮時會有相互作用,並不等於各自煎好再混合。其實藥廠也意識到這問題,因此推出複方的沖劑。因此藥粉與沖劑除了方便外,其實各自有其局限性。市面上很多診所只選擇沖劑或藥材,免不了會讚揚自己選擇的一方而不能全面分析各自利弊。世濟堂備有各種優質藥材可代煎藥、代磨粉,亦提供農本方沖劑,方便各位客人根據自己需要自行選擇。

278568662_385049593501130_2708974342200413801_n.jpg

[藥材藥粉沖劑]道地藥材 VS 地區代用品

眾所周知『淮山』即是河南懷慶府出產的山藥,取產地名加藥材名組合而成,指代品質較其他產區要好的道地藥材。但是看似一樣的地名加藥名命名方法還可以有別的意義,例如廣半夏指功效類似但同科不同種的地方代用品;南沙參指功效類似但科目也不同的地方代用品;明黨參則是與黨參並無關係且功效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種藥材。自帶處方去藥店抓藥時,藥店通常會用他們自己的藥材來替代你處方中藥材。例如「我們沒有川貝母,換成類似的平貝母吧」不熟悉的人聽名字和看型態會以為是差不多的藥,但是這種「差不多」的價格可以是20倍。在藥店配藥甚至打粉,尤其是貴價藥材一定要打醒十二分精神,否則藥效達不到還給了冤枉錢。沖劑這時就穩妥得多,雖用藥等級不能確定,決不會輕易冒險以假亂真,畢竟藥廠設備投入巨大。

A83C4593-DB8E-40F7-A779-6F32173947CB.JPEG

[藥材藥粉沖劑] 藥名 VS 等級

要討論『藥材藥粉哪個好』這問題,首先要知道每種藥材都有相當多的等級。以黨參為例,黨皇、黨參、黨節、黨參粒,從品種上來說這些均可以稱為黨參。但品質與價格差距極大,是否可以簡單地對等?黨參的完整度也決定價格,原支的黨參價格通常是相同大小黨節的一倍以上。黨節只留下較接近地面的部分,美其名曰該部分最粗、藥效最高。我只可以告訴大家黨參容易出現爛根病,完整的黨參才能證明其健康狀態。另外黨參的含糖量是品質的決定性因素,乾柴一般的黨參與溏心黨參藥效有天淵之別。但是糖分高自然衍生出儲存難的問題,這又是硫磺出場的機會。世濟堂堅持只提供原支無硫山西黨參,請問大家覺得藥廠會用何種等級的黨參製作藥粉或沖劑?數千元一斤的黨皇?數百元一斤的原支黨參?還是數十元一斤的黨參粒?

6C3E1905-3777-4E56-A432-D97D16A7B35F.jpg

[藥材藥粉沖劑]優質中藥VS藥材打粉VS濃縮沖劑

世濟堂提供高品質藥材、代客煎藥、打粉,亦選用全港最貴之濃縮中藥沖劑農本方。相較於只選用藥材或只選用沖劑的診所,世濟堂相信可以中立地談論該題目。首先要釐清定義,藥材很容易理解,濃縮中藥普及後,藥粉卻出現歧義。從前說的藥粉相當於散劑,是將藥材磨碎,方便攜帶服用的傳統中藥劑型。濃縮沖劑指的是藥材經過煎煮成湯劑後,濃縮乾燥可加熱水重新溶解成湯劑的新劑型。由於部分中藥及方劑更加適合煎煮,因而相比傳統散劑適用性更廣、口感更佳。在討論優缺點前,首先需要知道你所指的藥粉是哪種。為免誤會,我們建議用「沖劑」來指代濃縮中藥,「打粉」指代傳統劑型。世濟堂會發表一系列文章,為大家分析藥材、藥粉、沖劑的優缺點,協助大家選用適合自己的服藥方法,敬請持續關注。

images.jpg

[COVID自救]COVID VS LONG COVID

長新冠(Long Covid)即Covid後遺症,可能因為病毒殘留或損傷身體多個系統造成。其症狀每人都不同,可包括:神經系統受損(疼痛、記憶力、注意力下降);腸胃功能受損(嘔吐、腹瀉、食慾不振);肺部功能受損(呼吸困難、胸悶);情緒影響(抑鬱、焦慮)等等。在轉陰的患者中,尤其是腸胃本就虛弱的人群,在治愈Covid之後,身體免疫系統收到了很大的影響,邪氣祛除,本體更加虛弱。常常伴有嚴重的“胃氣不得”的症狀,脾胃失調,造成厭食和惡心。中醫上的“胃氣”指“水穀之氣“,“谷入於胃,胃氣上注於肺”。肺本虛弱,胃氣又不足,導致肺藏失養,出現乾咳,有痰在胸腔或者喉嚨不清的症狀。這時需要扶正,讓“胃氣得復”,才能更好的補肺。以中藥調理、加入適當的運動(如八段錦,太極拳)和保持充足的睡眠也有利於長新冠的恢復。

安宮牛黃丸_edited.jpg

[COVID自救]預防 VS 治療

隨著Covid病情加重,疫毒內閉心包,發熱嚴重到後期產生神昏的嚴重反應,是可以服用“安宮牛黃丸”。亦有藥店揚言,平時可服用以作保健用途。世濟堂提醒您,“安宮牛黃丸”藥性寒涼猛烈,亂服可傷及正氣,令免疫力下降。病情緊急時需及時送醫,切忌自行服藥。
安宮牛黃丸主要治療溫熱病熱陷入心包,中風昏迷,小兒驚厥。牛黃清心火豁痰開竅。黃連黃芩梔子瀉火解毒。麝香,犀角,雄黃,硃砂,珍珠末,金箔定志安神,適用於高熱驚厥。此丸解熱鎮靜,消炎保肝,增加腦血流量,為急救藥。常用於熱性中風前兆,此外可以治療小兒高燒驚厥。絕非養生藥物。服用的方法為脈虛者,人參湯送下。脈實者,銀花薄荷湯送下。另外提醒一下組成中含有牛黃,黃連,珍珠末。同樣不適合G6PD人群。
對於一般市民,已經備前述成藥,如果只是想提升免疫力,建議不要吃上述中成藥預防。可以採用世濟堂借鑒國內四地預防方結合香港地方特色推出的《免疫強體茶包》。分為普通版和加強版。以《玉屏風散》為原方,疏風散邪,尤其針對鼻敏感,上呼吸道易感人群的免疫力提升。加強版加入正官庄高麗蔘、霍山石斛,進一步提升免疫力,又能滋陰潤燥,適合每日飲用。

板藍根.jpg

[COVID自救]板藍根 VS 廣藿香

兩者都是廣東地區常用治療外感的藥物。#連花清瘟 就含有這兩種藥物。

板藍根清熱解毒,涼血利咽。用於瘟疫時毒,發熱咽痛,溫毒發斑,痄腮,爛喉丹痧,丹毒,癰腫等多種熱毒熾盛之證。《中華本草》曰:“對溫毒時疫諸疾,未病可防,已病可治,單用或入復方咸宜。”且是少數適合G6PD(#蠶豆症)的強力清熱藥,因而在廣東地區廣為流傳。

廣藿香:芳香化濕,開胃止嘔。隨著邪犯肌表加重,經氣不利則見肢體肌肉酸重疼痛,肺經邪毒下傳中焦,脾胃升降失常則見嘔吐,腹瀉,邪毒入侵下焦。三焦氣化不利,小便不利。芳香化濕藥的使用尤其重要,特別香港地區潮濕,兼顧了地區的特點。那麼“藿香正氣水”是不是可以直接服用呢?提醒藿香正氣水屬於溫性,適合外感風寒,內傷濕滯導致的腹痛。當你處於發高熱時期,請慎用成藥。

連花清瘟_edited.jpg

[COVID自救]連花清瘟 VS 金花清感

坊間流傳很多方劑,為免大家病急亂投醫,我們將會為大家分析主流抗疫中藥的區別,希望幫助大家尋找合適自己的藥物。

本次疫情屬於風熱疫邪“上受”,最易犯肺,出現明顯的“乾咳”,甚至肺絡受損。痰中見血,氣短憋悶,適用“銀翹散”。其次高熱,需要“麻杏石甘湯”解熱。因此兩者有7味藥一致,皆出自 #銀翹散#麻杏石甘湯 中。因方中都含有 #金銀花,G6PD(#蠶豆症)患者尤其是幼兒,不應隨便服用。

#金花清感 加浙貝母清肺化痰,尤其牛蒡子宣肺利咽喉,此時隨著高熱,咽喉疼痛灼熱,而且有滑腸的作用,進一步瀉熱。青蒿現代醫學有抗病毒之功,且抗纖維化,可以降低肺纖維化的症狀。

#連花清瘟 中魚腥草利小便,大黃通大便,從二便途徑瀉熱。貫眾和紅景天皆能止血,適用於痰中帶血。貫眾偏向溫病中熱入血分的斑疹熱。紅景天可提升肺氣。鼎鼎大名的板藍根和廣藿香則要明天特別發文詳述。

美容照護

皮膚瘙癢

風疹,總離不開風邪與皮下水濕氣。與肺,脾,腎,心及腸最大關係。
首先水濕蘊于皮下是主要病機。肺主皮毛,肺氣不宣,皮毛之邪安能除去?肺為水之上源,手太陰肺經與足太陽膀胱經相別通。膀胱經為肺中水液循行之大道,所以治療水濕之患,安能不治膀胱?其次“諸痛癢瘡,皆屬於心”,因此治療皮膚一定不要離開心。心如同太陽一樣,太陽普照,水濕之氣自然能消散。心氣充足,血脈通暢,才能推動水濕濁氣向外排出。故可以選擇桂枝,紅參溫心陽。另外,治療風疹,調理腸道很重要。心與小腸相表裡,肺與大腸相表裡。腸道的通暢,幫助排出水濕。若脾虛,加大劑量白朮,血虛加當歸,何首烏,老人肺虛便秘加桔梗,枳殼,杏仁。

鷓鴣湯.jpg

鷓鴣VS英國鷓鴣

香港常見的鷓鴣有兩種,一種是凍肉店的歐洲野生鷓鴣,另一種是中國的中華鷓鴣(Francolinus pintadeanus) 。兩者同是鷓鴣屬的不同物種,外觀差異較大。除“一鴣頂九雞”外,鷓鴣補而不燥,有補五臟、益心力作用。因此日常食用則可按方便購買,但想起到補心益腦的藥膳作用,還是建議選擇中華鷓鴣。

商人

關於斑禿的治療方法探討

斑禿是一種頭部突然發生的局限性脫髮, 中醫稱為 “油風”.  往往因精神過度緊張, 刺激過度, 憂慮, 生氣, 悲傷, 驚嚇等, 導致植物神經功能失調, 血管運動中樞機能紊亂, 局部毛細血管痙攣性收縮, 以致毛髮失養而脫落.中醫認為, 本病多由肝腎不足, 風邪乘襲, 致使風盛血燥, 或肝鬱氣結氣滯血瘀, 髮失所養而致.

       我之前臨床上大多認爲斑禿為血虛風燥者居多,男性患者認爲是肝腎不足,常運用四物湯加祛風藥,如荊芥防風,白鮮皮,或者六味地黃丸加赤芍。但收效甚微,頭油多,患者吃了藥還有口乾的熱氣現象。利用針灸取得一些效果但仍希望針藥合用。臨床觀察斑禿的患者多數有精神緊張煩躁甚至睡眠障礙。此次講座講到的“鬱”和“虛”兩方面給我臨床很大啓示,不是單純的補。可以從安神解鬱的角度去考慮,先讓患者有一定的信心,之後慢慢酌加補益的藥物。方可以選擇”小柴胡湯“,眾所周知小柴胡湯是少陽樞機之劑。斑禿屬於上,需要柴胡升陽,這樣在柴胡的帶動下加祛風的藥可以提升陽氣,使藥達病所。血虛風燥可以選擇當歸,天麻,白芍,川芎。如有患者有肝腎陰虛的反應,可以加菟絲子,熟地。如斑禿位置屬於剛發,仍有紅腫熱痛,可以提升柴胡的量,甚至加入升麻。課程中老師有細化柴胡的用量:柴胡生陽可以為6g 解鬱10g 解熱15-30g.運用小柴胡湯為主方之後,對於年輕的因為工作壓力導致的斑禿患者尤其有效。另外一種為“虛”的患者,不是單純的滋補肝腎。對於40-50歲的患者。可以選擇桂枝加龍骨牡蠣湯治療。多數斑禿患者因為壓力導致植物神經紊亂,多數有睡眠障礙,甚至臨床觀察有西藥鎮靜藥長期服用史。龍骨牡蠣可以起到一定的鎮靜安神的作用,還有防肝鬱血燥生風和防止邪氣結聚,散結祛邪的作用。另外氣血虛弱的患者可以選擇小建中湯。大家都知道小建中湯方中有飴糖,有些人用麥芽糖替代,但仍然不方便煲藥。老師給予一個方法:用白朮或少量(少於6g)乾薑替代。嶺南地區濕氣較重,白朮的使用可以起到一般的燥濕利水的作用。利水也是臨床上值得考慮的一個方向,有成方祛濕健髮湯。其中車前子,有利水不傷陰的功效。特別適合中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斑禿外治法也是不容忽視的,側柏葉,桑白皮,生薑,蒲公英,白芷,紅花,防風,骨碎補。骨碎補以補腎固生髮之本,活血以養髮。關於針灸,我之前常使用梅花針刺激斑禿位置。此次講座提到賀普仁的火針。《黃帝內經》雲:“血氣者,喜溫而惡寒,寒則泣不能流,溫則消而去之。”賀氏火針為溫通法,以火針之火力刺激肌腠,高溫滲透於內,激發人體陽氣,推動人體氣血的流動,又“以熱引熱”使郁火得以宣泄,故可達到寒溫並治的效果。火針既有針灸刺激肌理以散外風的功能,又能使氣血暢達從而間接消除內風。由於斑禿病灶表淺,針能所及,故賀氏火針是十分適合斑禿的治療方法之一。

泡發燕窩對比.jpg

[世說燕窩]稀薄VS濃稠

為何去Fine dining吃的燕窩濃稠,而自己燉的燕窩卻稀薄?前文提及的燕碎和燕漿是決定性因素。由於燉煮時會加熱,填充物會再次溶解於水中,這就是稀薄的原因。不少人會歸咎在燉煮不當,但現在幾乎都用電子燉盅,根本是愚弄的說辭。從圖中可看出,左邊為世濟堂燕窩,底部不含燕碎。右圖為外來燕窩,燕碎含量可能高達20%,還沒算上塗抹的燕漿重量。甚至某大上市公司會教客人不燉燕窩只燉冰糖水,混合未經燉煮的燕窩服用,用意為何請自行斟酌。再者客人想購買的是名貴的燕盞,卻換來不值錢的燕碎。選購燕盞時謹記檢查底部與透光性。最簡單的方法當然是在世濟堂購買,由我篩選出優質的燕窩。

燕窩對比 (1)2.jpg

[世說燕窩]燕碎VS燕漿

為提高燕窩重量、等級,上回提及不法商人會加入填充物。燕碎本來就是從燕窩脫落,成分一致難以取證,因而成為主流造假填充物。圖中右邊是客人自帶的燕窩,可以看到紅圈中有顏色特別黃的不自然部分。燕碎通常會加在燕盞底部,雖不一定會有顏色差異,但底部會明顯增厚。燕漿則為燕碎打粉溶解後的漿糊狀填充物,通常會塗抹於表面,可從燕盞透光性和紋理觀察出。雖說燕碎、燕漿本是燕窩,看似不影響健康,但造假時需要加入其他粘合劑,成分不得而知。

燕窩對比 (5)2.jpg

[世說燕窩]食用填充物VS工業填充物

眾所周知燕窩的重量決定燕窩的等級,除上篇的含水量問題,還有一個影響重量的的就是填充物。較差的燕窩會用外來填充物塗抹在表面以增加重量,例如豬皮膠、魚膠、工業膠等。食用填充物通常泡水無發頭,工業膠則聞起來有酸味。但現在較高級的造假手段為燕碎與燕漿填充(留待下回分解)。無論何種填充物,對燈光觀察最直觀。無添加的燕窩是通透的,有填充物的燕窩透光性很差。圖中左為世濟堂售賣的燕窩,右為客人自帶的燕窩。在同一光源下,明顯看出兩者的透光性差別。世濟堂燕窩燕絲分明,有正常縫隙。

燕窩水分 (1)2_edited.jpg

[世說燕窩]足乾VS含水量

足乾是指燕窩質地硬而易碎的狀態,但足乾不等於含水量為零。為避免燕窩因碰撞破損,商家會加水使其軟化,但這並不能成為燕窩不夠乾的藉口。上圖為客人家中的燕窩,經過我乾燥至足乾後,損失約15%的重量。如果客人用$10,000購買燕窩,但實際上有$1,500買到的是水,這是誰都不能接受的。不夠乾的燕窩不僅無法計算服用量,更會誤導每斤燕窩的盞數等級。再者,水含量高會導致燕窩上的細菌增長,甚至發黃發臭發霉。因此在選購時,必須選擇足乾的燕窩。

女子接受針灸

​金補VS銀瀉之二

​銀質餐具經常出現在高級餐廳與酒店,比金器更加貼近生活。銀器可以釋出微量銀離子,起到消毒作用,令食物免於過早腐化。《本草綱目》記載銀能“安五臟、安心神、止驚悸、除邪氣”,故有以銀入藥的方劑。但銀在針灸的應用上則更為廣泛,銀針有瀉邪、解熱的作用,用以調和陰陽。唯銀針質軟,現多用鍍銀針代替。

IMG_9128_edited.jpg

[煲藥細思]金補VS銀瀉

金以食用,是身份的象徵,歐洲及中國貴族皆有食用金的傳統,在中醫藥中有“金補銀瀉”之說。自然金“有大毒”,應該與金礦中的雜質有關。“水煮金器取汁用之則無毒”,說明純度較高的金器則安全。《本草綱目》亦記載“鎮精神、堅骨髓、通利五臟邪氣”,可見金能鎮心、安神,有補益作用。著名的“安宮牛黃丸”、“救心丹”等救命藥中就加入金箔。

​​世濟堂在煎藥時會適時加入純金金器、金箔,以加強補益安神之功。

IMG_8129.jpg

[煲藥細思]人手煲藥VS自動化煲藥

有客人好奇問到,“我要一星期的藥如何代煎?”我道,“我來煎藥啊。”她續問,“現在居然還有人手煎藥?”確實,自動化煎藥省卻了不少人力成本,把藥放進袋中,往藥機一放,藥就自動煎好。但每劑藥跟每個人一樣,都是需要特別照料。除大火、小火外、先煎、後下外,厚實的藥材需要煎軟後撈起剪開,蓬鬆的藥物避免撐起其他藥物,輕浮的藥材要不斷翻滾以充分煎煮,等等。中醫藥貴在個性化。

掃描_20201224_edited.jpg

[煲藥細思]“限聚”水VS普通水

水分子也有限聚令!?水分子難道喜歡“聚會”?答案非常肯定,水分子喜歡幾個、甚至幾百個環抱在一起,形成水分子簇。很多方法可以將水分子簇打散,坊間亦不時誇大其作用,甚至傳言可以治病。撇開這些不實的傳言,分子簇小的水的確口感順滑,而且煎、泡花茶能帶出更多的香味。世濟堂使用“限聚”水煎藥,可使水分子較易進入藥材,把有效成分帶出。

7Q1A7027.jpg

法國玫瑰VS法國產玫瑰

​​香港有《商品說明條例》規管,一般商戶不會鋌而走險,但如“日本米”、“新界菜”等帶有誤導性的說明依然存在。正如“法國玫瑰”一樣,中國雲南也出產法國品種的玫瑰,由於地理環境與品質監控不一樣,價格相差甚遠。單看外觀幾乎一樣,很容易走漏眼。但通過對比觀察就能看出花的品質參差,霉變、蟲蛀等壞花率較高,而且花香不同。下次選購玫瑰的時候,記得問清楚法國玫瑰的真正產地哦!

​世濟堂備有法國出產的玫瑰花和頂級玫瑰花蕾以供選購

7Q1A6279.jpg

[雙面中藥]人參VS適應原樣

中藥雙面性中較為難理解的要數人參這例子。人參除有不同化學成分導致的雙面性外,更有“適應原樣”作用(Adaptogenic Activity)。簡單來說就是人參能增強人體對不良刺激的適應力,深層次來說就是中醫的平衡理論。例如濕疹(Eczema),並不是免疫功能太強或者太弱,更多時候是免疫功能混亂。中醫追求的平衡,並不是單純地提高或降低,而是使身體能自我調節,這樣就算是受到外來的不良刺激,身體不至於產生過激反應。

 正義天平

[雙面中藥]處方劑量VS藥用部位

除上期提到炮製方法不同外,這兩種導致中藥雙面性的原因也是比較容易理解。即使單味中藥也是一個複雜的整體,內含各種化化學物質,當中會存在藥理作用相反的成分。而不同的成分作用於人體時的有效量、藥效、峰值各不相同,因而顯現出其雙面性。例如發汗藥麻黃與麻黃根,前者用其草質莖,後者用其根及根莖,藥用部位不同導致化學物質不同。又如瀉下藥大黃,其導致便秘的鞣質含量較大,當大黃用量較少時,瀉下的成分未達到有效量,止瀉的作用便會顯現。

7Q1A6861.jpg

[雙面中藥]生酸棗仁VS炒酸棗仁

中藥具備有趣的雙面性,同一種藥物有時可能產生看似相反的作用。今次先從最容易理解的“炮製方法不同”開始介紹。《本草綱目》提及酸棗仁“熟用療膽虛不得眠...生用療膽熱好眠...”生用偏於疏散肝膽之熱,故能治膽熱好眠。現代藥理發現,酸棗仁鎮靜成分在於其油份。因此炒後有利於油份煎出,故偏於溫、香。但切忌炒過火,否則會把油份炒走而安神作用大減。

IMG_6665_edited.png

陶器VS金屬

不時有人詢問煲藥應該用何種材質的煲,金屬煲、瓦煲?傳統藥煲主要是陶器(砂鍋、瓦煲),僅用泥料燒製,性質穩定。品質好的陶器導熱慢、透氣性佳,能維持煎藥溫度恆定,並利於排走濁氣。金屬煲如銻、鋁、鐵等,最大缺點為化學不穩定,容易與中藥裡複雜的成分起反應,絕不適合煎煮中藥(不鏽鋼是少數適合煎藥性質穩定的金屬材質)。

​圖為世濟堂紫砂雙獅百壽瓶

7Q1A6765-2.jpg

石斛VS石斛花

石斛,九大仙草之一,養陰清熱,益胃生津。石斛滋陰能力來自其富含的膠質,需長時間浸泡燉煮方能達致最大效用。石斛花最大優點為服用方便,只需簡單沖泡或短時間煎煮即可。除滋陰清熱外,還具解鬱功效,可與其他花茶配合,日常飲用。

晨霧在森林

玫瑰VS晨曦

優質的玫瑰清而不濁,彷如晨曦般和而不猛。最好的花蕾需在晨光初露前搶收,天一亮花即開。玫瑰開花消耗了花中能量,非入藥首選,只能作花茶用。法國玫瑰香氣濃郁醇厚,精油含量多,但每枝只生一花,產量較少。頂級花蕾花瓣緊閉,緊鎖能量與香氣,可以多次沖泡或煎煮。

​世濟堂備有法國頂級玫瑰花蕾以供選購

7Q1A6645_edited.jpg

ROSA RUGOSA VS ROSA CHINENSIS

藥用玫瑰與月季就必須分清,玫瑰入肝、脾兩經,可行氣解鬱,和血,止痛;月季則以活血調經為主,只入肝經。兩者最易區分為花托,可用肉眼分辨,玫瑰兩端小中間大,月季則為只有一端窄小。聞香亦有較大分別,所謂“贈人玫瑰,手有餘香”,足見玫瑰的香氣濃郁持久,月季則為淡淡清香。

​世濟堂備有法國玫瑰花蕾以供選購

Coral%20Roses%20Bouquet_edited.jpg

玫瑰VS月季

適逢佳節能收到一束美美的玫瑰,相信是不少女生的期盼。但我要狠心揭穿這美麗的謊言,花店的“玫瑰”幾乎都是“月季”。月季(Rosa chinensis)對比玫瑰(Rosa rugosa),有花期長、花瓣挺、花色多、柄直刺少等優點。玫瑰每年只在5-6月開一次花,怎能滿足全年眾多的“佳節”?因此月季在花店裡有無可比擬的地位。但是收花最重要還是心意,收到的是玫瑰或月季,只要是喜歡的人都會無比喜悅。

​世濟堂備有法國玫瑰花蕾以供選購

珊瑚花

以花入饌(茶)VS以花入藥

春天嚐花,盡顯“不時不食”的智慧。眾多花饌當中,花茶較易走進日常生活。假日的咖啡店,點一杯五彩繽紛的花茶,比起治療效果,更加著重視覺衝擊。因此花茶一般選用盛開的花朵,花類藥材則多用含苞待放的花蕾。花蕾為盛放蓄積了滿滿的能量,傳統智慧認為採摘此刻的花做藥材療效最佳。你想打卡吸引眼球,還是吸取精華調整身體狀態?

​世濟堂備有法國玫瑰花蕾以供選購

7Q1A6629.jpg

藏紅花VS黃色

藏紅花雖然名為“紅”,卻與“黃色”的關係更加密切。首先有上回提到的“黃色瀑布”,還有就是底部黃色的花柱。一條完整的藏紅花,應該包含紅色的柱頭和黃色的花柱兩部分。藏紅花天生嬌貴,開花後遇到日照,顏色會逐漸變淺,不法商人看到“商機”,就染紅色來以次充好。所以挑選正品藏紅花的關鍵在於兩個黃色:黃色的浸出物和黃色的花柱。

世濟堂備有西班牙產正品藏紅花以供選購。

7Q1A6627.jpg

藏紅花VS紅花

​鳶尾科的藏紅花自古就與宗教結緣,除《聖經》中有記載外,印度佛教的“袈裟”也是用藏紅花的顏色。由於價格昂貴,平民多用其代替品,菊科的“紅花”。兩者使用部位不同,形態上能直觀分辨。藏紅花為柱頭,細長線型,底部留有淺黃色花柱。紅花則是用花,能看見菊科典型“管狀花”形態,並非線狀。另外藏紅花最獨特的特徵,就是放在水面上能觀察到黃色瀑布(如圖)。

世濟堂備有西班牙產正品藏紅花以供選購。

7Q1A6626.jpg

藏紅花VS西藏

藏紅花使用範圍跨度很廣,又以「藏」為名,究竟產自何處?雖然中國地大物博,但藏紅花並非產自西藏。相傳當年隨蒙古遠征歐洲(又說印度佛教)傳入,因經西藏入口而得名。現時歐洲南部至亞洲都有出產藏紅花,當中伊朗佔全球產量90%。但與伊朗粗放型種植相比,品質最好的藏紅花還是產自歐洲。藏紅花貴為名貴藥材,真假優劣需仔細分辨。敬請期待下回分解。


世濟堂備有西班牙產正品藏紅花以供選購。

7Q1A6623.jpg

藏紅花VS西班牙

藏紅花是傳統名貴中藥,何解與千里之外的西班牙有關?歐洲使用藏紅花的歷史可追溯到公元前,當時作為香料及治療腸胃藥物使用。所以金黃的「西班牙海鮮炒飯」用的就是藏紅花,不僅提升香味,還能調理腸胃。堅持每天服用(孕婦忌用)10數條藏紅花,不僅能使心情愉悅,還能祛斑美顏,再加上改善睡眠,實為女士之寶。但須注意孕婦忌用!

世濟堂備有西班牙產正品藏紅花以供選購。

7Q1A6619.jpg

[陳皮之亂]新會陳皮VS波爾多紅酒

​廣東新會的自然條件十分適合新會柑生長,就像法國波爾多(Bordeaux)地區適合釀酒葡萄生長一樣。新會位於珠江三角洲沖積平原,鹹淡水交匯令其土壤含充足養分。以茶坑村為核心的一線產區,有多條天然水道滋養,其陳皮自然是得天獨厚的極品。城市的擴大不斷蠶食一線產區,其中西甲村已成為市區。一線產區如今只剩下茶坑、天馬、梅江、東甲四條村莊出產陳皮。世濟堂搜羅茶坑村2020年的大紅皮,以供大家認識學習。油室豐盈均勻,香氣甘甜平順,顏色紅潤亮澤。

圖為世濟堂2020年茶坑大紅皮

7Q1A6602.jpg

[陳皮之亂]陳皮VS假陳皮

陳皮的假貨、次貨常見加工手法如下:

1.染色陳皮:用生地水或其他黑色染料,煮或塗使陳皮上色。要留意陳皮是否掉色或有墨水等奇怪氣味。

2.蒸煮陳皮:上回提及蒸煮破壞油室令香味散出。留意折斷後會否聞到香氣爆發。

3.刮絡陳皮:蒸煮後在濕潤時刮下白色的絡。要留意陳皮的絡是否自然脫落有殘留,與宣稱的年份是否吻合。

4.品種、採收時間不對:例如青皮無論陳放多久也不會是陳皮,只能叫果皮。此類陳皮一般買家難以分辨,但通常會結合上述手法以次充好。

圖為世濟堂十三年大紅皮

7Q1A6602.jpg

[陳皮之亂]陳皮VS酒窖

一塊陳皮宛如一個酒窖,油室就像窖藏的酒桶。市面上有一些經過蒸煮的陳皮,油室被破壞,香氣外溢。就像把酒窖裡的酒桶打破,酒窖外也能聞到香氣。購買時賣家會誤導你這是香濃的好陳皮,實際上是做了手腳的次貨。香氣被逼出的陳皮,無論藥用或陳年價值都大大下降。真正的好陳皮會把香氣鎖起,表面不應有過多的香氣,折斷時要能聞到香氣爆發。
圖為清晰可見的油室和自然脫落的絡

7Q1A6277.jpg

[陳皮之亂]陳皮VS紅酒

不懂酒的人也一定聽過“82年Lafite”。此話有2個重點,“Lafite”說明該酒的產區Bordeaux (波爾多);“82年”則點出了時間。反觀陳皮如何?優良產區為新會,以新會鎮為中心再分出一、二、三線產區。而時間上則著重於陳年時間,非出產年份。研究顯示,不同產區陳皮黃酮含量差異可達一倍之多;而黃酮含量亦隨陳年時間增加。有效成分越多,陳年潛力越大,十年陳年為其中重要的分界線。

​​圖為世濟堂七年陳皮(大紅皮)

7Q1A6275.jpg

[陳皮之亂]青皮VS紅皮

青皮油室小,糖分低,水分少,易於存儲,價格低廉。但性猛烈,屬破氣消積藥。無論陳放多久,也不能成為陳皮,只能稱作“果皮”、“老青皮”等。
紅皮油室飽滿,陳年價值高。但水、糖含量高,容易變質,價格高昂。唯性平和,兼具健脾化痰,屬理氣佳品。日常飲用需特別留意,藥用切忌“將貨就價”。
圖為世濟堂十三年陳皮(大紅皮)

7Q1A6378.jpg

杭菊VS懷菊

菊花,辛、甘、苦,微寒。歸肺、肝經。道地藥材當中赫赫有名的“浙八味”和“四大懷藥”均有菊花。浙八味中有杭菊,四大懷藥則有懷菊,兩者皆為藥用價值甚高的菊花。傳統經驗認為,疏散風熱多用杭菊,平肝明目多用懷菊。
世濟堂杭菊經陰乾處理,清香宜人,適合做菊花茶或甜品,歡迎選購。

黃春菊

菊花種類

菊花兼具觀賞與藥用功能,品種之多有如天上繁星。拋開色彩斑斕的觀賞品種不談,食用菊花也是百家爭鳴。目前中國有8大菊花產區,分別出產杭菊、貢菊、川菊、祁菊、懷菊、亳菊、滁菊、濟菊。當中杭菊、貢菊、亳菊、滁菊並稱“四大名菊”。

7Q1A6243.jpg

黨參VS太子參

黨參甘平,為補益脾胃之氣的常用藥。太子參微甘,補益脾胃之力較弱,但補氣而不滯氣,並有健胃養胃作用。對慢性胃痛證屬脾胃氣虛者,一般常用黨參,但如其虛不甚,脘痛隱隱,初診還不知其個體反應性如何,不妨先用太子參,如無不適,再投黨參。有的屬胃陰不足證,兼有氣虛、脘痛喜按,舌紅口乾,食少形瘦,可在滋養胃陰方中加太子參。婦女脾胃氣虛,常兼有較明顯的氣滯,較適合用太子參。夏季胃病發作,食慾不振,脘痞,神倦,午後低熱,證屬脾胃氣虛者,可用太子參。

7Q1A6243.jpg

黨參VS上黨人參

上黨,即現在山西省長治市。東漢中期,藥學經典《神農本草經》首次將"人參"收載。而成書於東漢末年的醫學經典《傷寒論》始廣泛使人參。及後晉朝《傅子》中提及"上黨出真人參",並為進貢之品。直至明代,李時珍於《本草綱目》中依然對上黨人參贊不絕口,但"民以人參為地方害,不復採取"。自此,上黨人參絕跡人世。
但太行山與現今人參產地長白山的自然環境相去甚遠,因而有一派人認為"上黨人參"並非人參,實為黨參。
兩派人士,各持己見,爭論不止。但如今山西以建成黨參GAP產地,高品質的黨參由此產出。世濟堂備有無硫上黨黨參以供選購。